当前位置:主页 > 本网聚焦 >

河北传媒学院志愿者走进寺峪 助力农村基础教育

时间:2018-07-08 13:4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国青年网石家庄9月5日电 (通讯员 孙楚乔)教育是一个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后备力量,也是科技发展的有力的途径。为了解十八大以来,我国农村教育的发展现状,自8月18日起,河北传

  中国青年网石家庄9月5日电(通讯员 孙楚乔)教育是一个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后备力量,也是科技发展的有力的途径。为了解十八大以来,我国农村教育的发展现状,自8月18日起,河北传媒学院青春河传团队赴河北省石家庄市赞皇县寺峪村展开相关调研。 

  下滑的教育质量,症结在哪里?

  作为寺峪村内唯一一所小学,近年来,寺峪村小学的硬件设施在教育局与慈善机构的支持下日趋完善。刚刚翻修不久的校舍,墙壁上还留着新粉刷的痕迹。教室里已安装了先进的多媒体设备,教室后方也摆放着在村内并不多见的空调。

  王校长告诉队员们,国家现在很重视农村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新学期学校将根据“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和政策要求,为孩子们提供营养餐。

  队员们正在采访寺峪村小学王校长。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胡康林 摄

  如今,这所学校在硬件设施上与县里的小学几乎没有什么差距。然而,和所有的农村学校一样,它最大的短板在于师资力量的匮乏,教学课程单一。

  在慕名去往天堂寺的路上,队员们遇到了即将升入六年级的高子洋。这个瘦弱的小男生,仿佛有着无限活力一般,执意要带领队员拜访禅院。

  通过交谈队员们了解到,高爸爸有三个儿子,高子洋在家中排行老二,三儿子目前在村内读小学,才18岁的大儿子却早已在市里务工。高妈妈已经离世,高爸爸也很少关注儿子们在学校的情况。

  然而令队员们惊讶的是,高子洋并不想要继续初中的学业,被问及未来的规划,高子洋总是故作潇洒的样子“嗖——”地跑开,大喊着“我什么也不想”。

  高子洋和弟弟。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郭涛 摄

  在走访中队员们发现,像高子洋这样初高中便辍学的孩子并非个例,村里很多孩子对于未来的人生没有思考和规划。在问到一些面临着初升高的学生为什么对自己不抱有希望时,他们大多无奈的告诉我们“成绩差,上不出来”。

  村退休老干部王世平十分惋惜地告诉队员们,这些年寺峪村的教育水平实质是在下滑的,曾经村里还出过些考上好大学的孩子,如今听得最多的却是哪家又有孩子辍学打工了。 

  金钱能否真正地解决教育问题? 

  在调研期间,团队成员为寺峪村小学的孩子们带来一场别开生面的课程,意在点燃孩子们的梦想,不负诗和远方。在课程开始前,授课队员紧张的做着课前准备,尚在假期中的孩子们虽被叫来学校,却丝毫没有怨言,反而好奇地大量着这个新来的“老师”。

 

 带着弟弟来上课的三年级女孩。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胡康林 摄

  叽叽喳喳的教室里,唯有一个女孩子成为最显眼的存在。稚气未脱的小姑娘站在自己的座位旁,怀里抱着年幼的弟弟。一边安抚一边和其他孩子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讲台上的“新老师”,充满期待。然而小姑娘最后还是没能听完这堂课程,授课开始前,小姑娘的妈妈便将小姑娘另领回家里帮忙。临走时小姑娘眼中深深的留恋,让在场的队员们都感到一阵心酸却又无可奈何。

  目前的寺峪村,仍然存在孩子们未完成初高中学业便辍学务工的现象。尽管农村家庭意识到文化程度与经济能力之间的微妙关系,一再向孩子强调着学习的重要性,但在一些孩子浓重的厌学情绪下,这样的劝诫收效甚微。

  王校长还向队员们讲起自己曾靠复读机教出全学区英语排名第一的“神话”。在这所只有一至三年级的小学里,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一位老师,每位老师都要教授全部课程。农村师资力量薄弱,教师自身专业能力有待提高。那时很多农村老师都不会英语,王校长和老师们便用复读机一遍遍地放配套听力磁带给学生们听,和学生们一起学习。说到这里,这个略显木讷的五十五岁男人脸上,却仿佛绽开了灿烂的花。

  当谈到金钱能否真正解决教育问题时,王校长的神色不复欣喜,带着几分无奈与几惆怅的告诉队员们,现在的寺峪村小学,不仅有先进的多媒体设备,今年还刚刚安装了空调和摄像头等设施。在硬件设施上和城市的学校已经差距很小了。但是在师资力量、经济条件、意识形态方面的差距却非一步之遥,无法一蹴而就,只能在日益发展之中慢慢解决。

  当下农村教育所面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物质原因,随着这些年来国家政策的扶持、基础教育日趋完善 、九年义务教育的落实,农村小学在硬件设施上几乎达到了与城市基本持平的水准。

  然而当大学生包分配的政策取消、“铁饭碗”成为过去式,当“升学无望,就业无路,致富无术”的问题情况愈发严峻时。相当一部分的寒门学子即使考入了名牌大学,也会因为目标的缺失而迷茫无措。

  社会的浮躁节奏,成人世界的争相逐利,还有多少家长仍旧坚持知识改变命运是至真至理?流于形式的捐赠、频繁的物质馈赠和平均主义,让孩子们渐渐的产生了无偿受助的心理。

  我们的社会常常会陷入这样的怪圈,当物质越充裕时,精神反而越疲敝。当精神疲敝时,创造物质的脚步便会停歇。

  农村教育物质匮乏的问题解决了,精神匮乏的现象却依旧存在。减少城乡教育的巨大差距,已不再是单纯的物质距离,正确的精神引导也成为了不可或缺的衡量标准。 

  农村基础教育的出路在哪里?

  寺峪村的这所小学原本属于撤并学校,村里的小学生都应该去离他们大概三四里地远的龙堂园村小学去上学,可是考虑到当地属于山区,让这些不满十岁的孩子们每天走三四里山路实在不安全,经过多番的努力,这所小学才得以保留了下来。

  王阿姨的儿子今年3岁,还没开始上幼儿园,王阿姨的丈夫在外务工。村内像王阿姨这种家庭结构很多,丈夫在外务工,妻子在家照看幼小的孩子,家里如果有老人,在孩子年龄稍大可以上学之后,妻子常常也会选择外出务工,村里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的情况都比较严重。

  但只有一至三年级的寺峪村小学,今年9月份开学也将因为生源减少,裁撤掉三年级,三年级及以上的孩子都要去邻村或者县里上学。刘阿姨家中的两个孩子,都在邻村上四年级,每两周回来一次,家长只负责接送,周末时将孩子在学校里没有洗干净的衣服再重新洗上一遍。

  和刘阿姨一样,村里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们可以在村里小学上完完整的一至六年级。但令队员们惊讶的是,家庭教育的缺失,不仅仅发生在留守儿童身上,即使是父母都在身边的孩子,也很少会得到来自父母的引导教育。像刘阿姨这样只负责接送,很少关注孩子的学习生活,只关注家庭经济发展的情况,在村里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农村的孩子,在自控力上与城市的孩子存在着一定的差距。缺少家庭正确引导,还不能够独立思考的孩子更是如此。厌学情绪与迷茫的人生规划,是农村难以走出人才的症结所在。

  寺峪村的农业发展以果树种植为主,商品输出主要依赖于售卖原材料,收入常常会因为收成不好和收购价较低而大打折扣的,王叔告诉队员们,寺峪村今年的桃子收成不好,一斤也才一元左右,刨去成本最后也不过是挣上几千元。村内没有农产品再加工、深加工的工厂,村民的收入如刘大娘所说一样,往往是维持在“吃不撑,饿不死”的水平。家庭经济的发展,是传统的靠山吃山与外出打工挣钱的结合。

  寺峪村盛产的“五果”——桃子、核桃、枣、樱桃和苹果,是农产品收益的主要来源,倘若逐步形成村内农产品产业链,对果品进行深加工,例如制作果脯、罐头等,以产品输出代替原料输出,不仅能给本村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也能促使使外出务工人口逐渐回流,在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同时,还为村里带来了更多的青年劳动力,注入了更多的新鲜血液。

  金钱的投入,并不能够真正的解决农村教育问题。物质投入只是解决农村教育水平下滑的充分条件。而解决教育发展难题的充要条件,是农村经济和家庭引导的共同发展。正如王校长所说“让孩子懂得困难与艰辛,教孩子珍惜馈赠与财富,引导孩子依靠勤奋和努力,才是教育对孩子最深的馈赠。”